拾壹

德哈 / 樓誠&衍生 / 剪輯
B站ID:_拾壹壹_

畢業啦~終於有時間來看這幾個月來積下來的本子了。

第二本repo:顾言丶的假若他日相逢,裡面收錄了:江湖之远黑白之间假若他日相逢等很多的凌李小短篇,都是小甜餅。還有藺靖的短篇汙汙2333
CP:藺靖、樓誠、凌李

第一篇是江湖之遠,我真的看過太多太多藺靖虐了,廟堂之高,江湖之遠曾經是讓我非常心痛的梗,有一陣子非常害怕看到這八個字……。但在這邊用了這兩句讓我起死回生了,兩個人的生死不負,願意為了對方赴死。最後一起聽老翁說著景帝傳,兩人攜手並肩而行從此快意江湖,世間一切都再也無法拆散二人。

無法言喻看到結局的感動。

第二篇黑白之間,心理醫生樓x畫家誠的現代AU。

我沒辦法用我可憐的文筆去形容這篇文,是我看過最喜歡的樓誠之一。埋梗埋的相當巧妙氛圍詭譎,雖然不太了解但心理醫生的描寫素材感覺相當專業。我看完後無法克制的跑去樓頂點了菸冷靜了一下才繼續看下去解謎篇,無法言喻的通體舒暢2333
明誠跟明樓都背負了很多,我不想去計算他倆誰付出的多,但有一點是他們兩人都願意為對方付出去救贖,那四十年的光陰也讓他們最終得到了最珍貴的回報。

很痛快的一篇中長篇,超對愛在文裡找埋梗的人~

凌李有很多小短篇,大多都是劇情有小相關的。特別喜歡書名那篇假若他日相逢,颶風梗,但收尾收的讓人好感動,凌院長永遠笑的溫柔對著小李警官(妻奴。

喜歡他花式叫醒貪睡小獅子的各種可愛稱呼,尤其喜歡凌遠無奈地叫小祖宗時,太甜了。

以上簡短心得,手寫了幾段劇情(沒看過慎入):

假若他日相逢:

“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凌远开了口,久未出声的嗓子变得有些喑哑干涩。

 

李熏然盯着他,不发一言。

 

凌远笑了笑:“假若他日相逢,你将以何贺我?”他用手背蹭了蹭李熏然的脸“以沉默?”手掌翻转,他又用拇指去擦了擦李熏然的眼角,毫不意外的摸到了一手的湿润触感:“还是以眼泪?”

 

李熏然的答案简洁明了,他握住凌远的手,探身过去在他额上深深的烙下一个吻。

 

“久别重逢,我以爱相迎。”

 

——END

黑白之間:

——夜深忽梦少年事,唯梦闲人不梦君。

 

隔世的那四十年对明楼来说太过残忍,他近乎自虐的带着无限的清明走完了那一生,他冷静自持,以绝对的专业素质完成了他作为特工的人生,然后被迫选择了遗忘。

 

他的大脑为他认定他无法承受的那段记忆,被他刻在脑海中整整四十年。

 

阿诚突然觉得很对不起明楼,他当初确实对明楼的犹豫存了一丝怨愤之心,带着赌气意味的一死了之,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报复快感。

 

然而回魂之时才觉得悔不当初,最终徒留这人尘世间浮浮沉沉四十年。

 

明楼慢慢坐直了身体,翘起了二郎腿,他的眼神从茫然开始逐渐变得清明,那些错失的日日夜夜重新回到了他的眼里,在夜幕星空之下谱成了一曲壮丽的挽歌。

 

他脊背挺的笔直,双手交叠置于膝头,看起来优雅而又高贵,他垂着眼看着半跪在地下的阿诚,眼角一挑,带着惑人的危险,他唇角勾起轻微的弧度,声音温和,言语中带着阿诚无比怀念的气息

 

“……我倒不知道,我家小阿诚现在变得这么能耐了。”

“不过说起来,我若依旧没想起来,阿诚打算把我关在这一辈子么?”明楼笑了笑,单手往上拽了拽阿诚,阿诚没动,只抬了眼与明楼保持视线平行。

 

“……大哥若是实在想不起来,我就将自己也关进来,做你一辈子的幻觉。”阿诚答的很快,显而易见这念头已经在他脑子里盘桓了许久,绝不是一时之快。

 

“……你啊。”明楼摇了摇头,笑了笑。

 

阿诚半跪在原地,手还放在明楼的手背上,仰着脸看他。

 

四目相对,这画面有些熟悉——仿佛跟百年前上海老弄堂中的景象渐渐交叠在一起,身姿挺拔的青年男子半跪在地上,将手中的糖块塞进一旁哭泣的男孩手里。

 

——从今日起,我就是你大哥。

 

“大哥。”

 

“嗯。”

 

——END

其他一些很喜歡的片段(沒看過慎入):

凌远一脸无辜的跟他解释:“术后滴挂式止疼药剂都是手持的,每次感觉疼痛按压一次,就有安全范围的剂量流入血管以达到止疼的目的。”

 

李熏然脸一红,心说真没见过索吻索的这么拐弯抹角的。

 

凌远见他没反应,又捏了捏他的手。

 

李熏然心软,又低头亲了他一口,想要起身时却被凌远伸手按住后颈。

 

凌远眼睛亮晶晶的,侧头吻了吻他的脸颊,笑得眉眼弯弯。

 

“真好。”

 

他这句话说的没头没脑,李熏然却听懂了,也抿着唇笑了。

 

有你在,真好——

最後留給我最愛的藺靖,好美的結局(沒看過慎入):

这二人并肩而行,渐行渐远,耳鬓厮磨的话语都散在风中,模模糊糊的听不真切。

 

“……其实我觉得那老翁最后的结语说的不对。”

 

“嗯?那该如何?”

 

蔺晨指了指自己:“舍江湖之远。”又指了指萧景琰:“弃庙堂之高。”然后借着宽大袖口拉起他的手

 

“偏安一隅,两人相守,惟愿与君一世安。”

寫完就半夜了……明天在去把文點過小紅心跟讚💗

真心希望文筆這麼好的寫手能被大家看到!而且本子做的好漂亮!

來自一個默默等本子才捨得看的小妹我,真心表白 @顾言丶 太太希望能繼續寫著樓誠(衍生)文。

评论
热度(1)

© 拾壹 | Powered by LOFTER